无法回家的湖北人:从没想到,吃一碗热干面这么难

吃早餐,湖北人称为“过早”,在武汉、黄石、荆州、宜昌、襄阳一带这个习惯较为突出。

在湖北,不夸张地说,早餐能吃一个月不重样。有人说:“等疫情结束,我第一个去武汉过早。”

是的,等疫情结束,每个城市的早餐铺前又会重现熙熙攘攘的人群,吃到热气腾腾的、美味的早餐就是一天中最值得期待的时刻。

在过去的一个月,那平凡日子里的早餐味道,是湖北人心中最深的想念。丸子是湖北黄石人,她说这段时间感受到了很多情绪,不敢坐电梯,心里也随着疫情和家乡“上上下下”。今年因为疫情,丸子第一次没有在湖北过年,也第一次没能在过年期间吃到热干面。在这30年里,她从没想过吃碗热干面会成为那么难的一件事情。

在无法过早的日子里,丸子忽然萌生了画早餐的想法,想念过早的人们,先在画里好好过下早吧。

我的血液里流淌着芝麻酱,如果统计从小到大吃过的热干面,肯定是个很惊人的数字。有一家热干面,我从小学吃到现在,离开家乡后,现在每年回家一定都会去吃,而老板也总是会亲切地问一句回来啦,然后不用多说,老板也依然还记得我的喜好“不要醋,多加辣”。

面窝是“过早”炸物天团中的王者,其他的过早小吃都可以搭配面窝,小时候的我对它不太感冒,但是长大后却格外喜欢。

高中时走读,早上我会买好早餐,打包带到学校去吃。豆皮就是经常会吃的早餐之一,有一个大叔做的豆皮非常美味,后来换了门面,我依然会去光顾,味道一如既往地好。

鸡冠饺里面一般有韭菜和肉,我之前一直把这种油炸成饺子形状的叫做“大饺子”,后来发现它有名字,叫做“鸡冠饺”,这名字还挺神奇的。

鱼糊粉是一种武汉小吃,田鱼熬出的鱼糊鲜美至极,配油条很美味。

武汉人爱喝汤,几乎到了“无汤不成席”的地步。平湖环抱的武汉盛产莲藕,暖入心肠的藕汤是武汉人熟悉的乡味。

读初中那会儿,早上起晚了来不及好好吃早饭的时候,我总会去早餐店打包一份儿烧卖,偷偷装进书包里带进学校,课间趁大家不注意,塞一口进去,烧卖裹着辣椒油吃超级美味。

老家的米酒很好吃,米酒糊更是天冷时不可缺少的一种早餐,喝一碗就感觉身体暖暖的。

家乡最让我怀念的牛肉粉是外婆做的粉,现在这门手艺传给了姨妈,牛肉粉也成了我每次回家的必吃食物。

现在在街上看到做糯米包油条的摊子越来越少,我很想念小学时,有一个阿姨做的糯米包油条,糯米非常“磁”(糯),简单地撒糖搭配油条都好吃极了。

高中时,我经常给同桌或者别的小伙伴带煎包,记得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翻了煎包,书包甚至里面的笔袋也沾上了酱汁的味道,洗了以后还是有味道,上课时总忍不住拿起来闻闻。

欢喜坨其实就是麻团,里面有豆沙馅,甜甜的,也油油的。说来家乡话里吐槽别人是笨蛋时,会用欢喜坨来形容:“你这个欢喜坨子”,想想真是莫名喜感。

汤包可能不算很有特色,但武汉四季美的汤包还挺出名,汤汁很鲜美,吃完美滋滋。

俗话说,一碗热干面杀百鬼,一锅豆皮烫神仙。在武汉,从老字号到街头巷尾藏在刁角巷子里的无名小摊,数不胜数的美味在武汉清晨的舌尖,绽放出热辣生香,“吃一个月不带重样”这句话在武汉,那可绝对不是在吹牛。

武汉人把对生活最大的热情都给了过早,那是因为“过早”这件事,跟时间早晚无关,是所有武汉人每一天最活色生鲜的开场白。

丸子说:希望所有武汉的人都能早日出门,好好过早,不仅是在画里,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期盼。

标签:

发表评论